送彩金的网站,下载app送彩金的平台,免费游戏送144彩金

'); })();

中国对重型直升机的需求空缺通过这个项目来实现

文章作者:lili | 2017-02-12
字体大小:

其实就航天领域而已,中国在最近几年的时间之内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但是在某些领域而已,我们还是相对落后的。尤其是在战斗机,隐形技术,同时攻击目标,携弹数量,战斗半径,灵活性……太多了都比不上美国人了。不过最近一个新闻还是令人颇为兴奋的:中国和俄罗斯的重型直升机项目启动了(来着俄罗斯方面是消息)。而中国对该种机型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预计可以达到200架以上。

就这一项目,下来我们这种机型给大家也做一个科普性的介绍:所谓重型直升机是指起飞重量大于20吨的直升机。因为重型直升机主要用来运输,也被称重型运输直升机。比较典型的重型运输直升机是俄罗斯的米-26,它是重型运输直升机中的“大哥大”。

我们来看看专家对该机型如何说,以下就是记者对张德和,总参陆航研究所研究员,大校军衔,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的采访情况。

     问:作为重型直升机中的“大哥大”,米-26到底有多大“力气”?

答:米-26是前苏联米里设计局研制的重型运输直升机,北约给它的绰号叫“光环”,它是当今世界上载重量最大的运输直升机。

目前,米-26直升机除了在俄罗斯服役外,独联体其他国家也在使用。马来西亚、秘鲁、韩国、印度等国都订购了米-26,该机还被联合国维和部队选用。

吊起挖掘机

米-26的确是个庞然大物,其机长40.03米、机高8.15米、尾桨直径7.61米,由8片桨叶组成。在世界单旋翼设计的直升机中,它的旋翼桨叶是最多的。我们知道,直升机的升力是由高速旋转的桨叶产生的,这正是它能够“力拔万斤”的关键装置之一。

米-26货舱位于机身的中后部,可装载总重量20吨以上的坦克、步兵战车、自行榴弹炮、装甲侦察车等辎重;可容纳8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安放60副担架和3名医护人员,相当于著名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的载重能力,是名副其实的空中“大力士”。

问:米-26有如此“神力”,其动力也异常强劲吧?

答:的确如此。它装有2台涡轴发动机,每台涡轴发动机的功率为8500千瓦,相当于一般万吨轮船的主机功率,可见其动力之强劲。目前,世界上拥有如此强劲航空发动机的国家也只有俄罗斯一家。

运输坦克

米-26由于发动机功率大、起飞重量大,先后创造了多项飞行世界纪录。1982年2月3日,在苏联波得莫斯科夫纳机场,米-26由驾驶员鲁巴夫、特洛夫、阿尔非洛夫和卡拉别加分别驾驶,载重10吨飞至6500米高度,载重15吨飞至5600米高,载重20吨飞至4600多米高,载重25吨飞至4100多米高,均创造了直升机载重爬升高度的世界纪录。特别是驾驶员阿尔非洛夫驾驶米-26爬升到2000米高空时,载重量竟达50多吨,远远超过了该机设计的最大起飞重量。

问:除了米-26,世界各国重型直升机家族成员还有哪些?

答:目前,重型直升机的家族并不大,世界各国共生产过2000多架,其中CH-47“支奴干”直升机生产最多,数量超过1000架。截至目前,米-26重型直升机,也只不过生产300架。

从装备数量上看,世界各国装备最多的是轻型直升机,其次是中型直升机,重型直升机是直升机家族中最少的成员。但它作用巨大独特,在运输直升机中担负着重要角色,是运输直升机家族的中坚力量。

当今,研制生产重型运输直升机的国家主要是美俄两国,其机型主要是:CH-47“支奴干”、CH-53“海种马”、V-22“鱼鹰”、米-6“吊钩”、米-10“哈克”等。

问:重型直升机在局部战争和在非军事领域中发挥了哪些主要作用?

答:重型直升机具有良好的飞行性能和巨大的运输能力,在军事上应用十分广泛。现代战场上,它不仅用于运输各类军用装备、武器弹药、运载各型坦克、装甲,运送中程导弹,空运防化部队实施消毒,紧急战略空降和机降等;也可用作战地医院及手术室,对伤员紧急救护;还可施放电子干扰,用于电子对抗等。

海湾战争中,美军第101空中突击师出动40架CH-47“支奴干”重型直升机和60架UH-60“黑鹰”运输直升机,进行了代号为“眼镜蛇”的机动行动,快速将2个机动营和大批武器弹药及物资载运到伊拉克纵深80公里处,并开辟了一个面积达150平方公里的前方作战基地,切断了伊军南线数十万部队的退路。

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米-26重型直升机出动频繁,经常在战场上空做超低空飞行,还在夜间进行兵力投送、装备运输和各种保障。从1999年9月23日到2000年3月31日,米-26直升机平均日飞行量达到了6小时,为俄军作战输送了大批装备物资,快速机降了大量兵力。在抢救迫降直升机中,米-26更是神威大显,将无法在原地修复的直升机吊挂起来,迅速空运到后方保障基地修理,使受损直升机的修复时间大大缩短。

同样,重型直升机在非军事领域一样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完成大型物件的吊装、森林防火、输油管道的架设与吊运、输电线路的安装、医疗急救、人道救援、疏散难民等任务。在历次重大自然灾害面前,重型直升机均表现出色。

在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中,米-26重型直升机就大显身手。当时,苏联出动多架米-26重型直升机,从空中投放稀释放射性尘埃的碳化硼,将核电站整体罩住。

2004年12月印度洋海啸抢险中,各国军队参与救灾的77架直升机中,有9架最大起飞重量20吨的CH-47“支奴干”直升机,4架最大起飞重量30吨的MH-53“海龙”重型直升机。

在2005年8月美国新奥尔良“卡特里娜”飓风抗灾中,美军出动了372架直升机参与救援,其中包括大批CH-47“支奴干”重型直升机,短短一周内飞行了数千架次,投放了数以万计的救灾物资,救出了3万多人。

问:未来新一代重型直升机将向什么方向发展?

答:从发展趋势看,世界一些军事强国更加重视运输直升机的速度和有效载重。为了突破相关技术瓶颈,世界各国航空专家绞尽脑汁。

当前世界上比较成熟的是美国的重型旋翼机,它兼有直升机与固定翼飞机的优点,被认为是直升机技术的革命性变革。目前美国已将联合重型旋翼机列为2020后三大装备重点之一。

据外电报道,俄罗斯目前计划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合作研制和生产米-46重型运输直升机。

欧盟同样认为重型直升机是新型快速反应的核心组成。2004年5月,欧洲直升机公司就已经开始研究重型直升机方案,称作“重型运输直升机”(HTH),计划在2020年面世。前不久,法国和德国宣布联合研制新一代重型运输直升机,预计4-5年,用来填补美CH-53或欧洲NH-90与A-400M军用运输机之间的空白。

问:当前,我国重型直升机研制发展要迈哪几道技术关?

答: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航空技术的飞速发展,我国直升机工业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已经达到发展中国家的顶级水平。但是,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上还存在着明显差距。

研制发展重型运输直升机,必须要突破以下几道技术关:一是先进的旋翼系统技术,旋翼是直升机的关键部件,也是直升机“力拔万斤”的关键之所在。目前我国必须先要掌握先进的旋翼系统技术,在自主设计生产上有所突破;二是先进的发动机和传动装置技术,目前我国发动机和传动装置技术相对落后,核心部件需要自主创新;三是先进的总体技术,目前我们在直升机总体布局,优化设计,综合考虑气动性、可靠性、舒适性等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不小;四是先进的工艺技术,目前我国在新构型、新材料、新工艺以及减震降噪等工业技术上有待进一步提高。

当前,我们应该抓住美、俄和欧洲计划发展新一代重型直升机的机遇,做好顶层规划,充分论证——是引进国外现有机型,还是与国外联合研制新一代重型运输直升机,或是自行独立研制,以寻找出适合我国国情的最佳方案和技术路线。

作为当今世界上载重量最大的直升机,米-26最大载荷为20吨以上,相当于著名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载重能力。

中俄联手开发重直正式启动 中方需求或超200架

中航工业展出的中国先进重型直升机模型

据俄罗斯今日经济通讯社网站2月9日报道,与全球其他航空工业巨头的讨价还价漫长而无果,中国决定与俄罗斯直升机公司发展长期往来,以开发多用途直升机。7日,俄政府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总理梅德韦杰夫签名的文件,标志着上述双边项目的正式启动。2016年夏,在普京总统对华进行正式访问期间,两国曾签署过联合制造重型民用直升机的协定。

俄军事航空专家、《军火库》杂志副主编德米特里·德罗兹坚科告诉我们:“中国能够克隆一切技术工艺。然而他们从未生产过重型直升机,在这方面毫无经验,而俄罗斯是可能向其提供相关技术支持的唯一国家。当然,在与我方签署协定之前,中国为寻找未来伙伴,也曾四处活动。他们甚至考虑过向乌克兰西奇发动机公司购买引擎。虽然努力了,但结果令人失望。客观讲,除俄罗斯以外,没有哪国能生产出符合中方要求的直升机发动机以及其他配套零件。”

报道称,两国新近启动的直升机项目的主要参与者分别为俄罗斯直升机公司和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双方将携手研发全新重型直升机。中方的要求如下:最大起飞重量38.2吨、最高升限5700米、航程630公里、最大飞行时速300公里。

如今,协议双方不时强调,项目的实施将“全面推动俄中友好关系的巩固”,不过,经济因素方面的考量所占比重或许要大得多。

德罗兹坚科分析道:“最终谁将拥有知识产权,目前还很难说。但我相信,俄未必会如此轻易地让中国拿到共同研发的成果,并借其谋利。很可能这会是共同出资的合作生产,由俄方提供技术。”

他并不讳言,所谓的“民用”直升机只是说辞而已,“事实上,只按最初所宣布的直接用途使用的装备可谓屈指可数,通常同一直升机既可运输物资、灭火,也能用于军事目标。所以我大胆预测,从中方所提出的要求来看,项目的成果将是一种多功能的军民两用直升机”。

跟新直升机造价一样,各方都对项目的总金额讳莫如深。

德罗兹坚科强调:“所有能够事先公布的数字,都只是大致意义上的,且很可能与事实相去甚远。未来直升机的造价如今只能通过草图预估,哪怕我们知道它将以米-26为雏形。唯有在成品图纸出炉后,进行实际估价才有意义。”

如今,协定签署双方和两国专家能够笃定的只有一点,即俄中在直升机方面的合作具有长期性。初步估算显示,中国对新直升机的需求量突破200架,且须在2040年以前列装。倘若研发者能在新直升机的成本与实用性之间达到最佳平衡,那么即便按最保守的预期,其订单量也将增长数十倍之多。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enteach.net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